主页 注册商标申请专利
  

水平低的代理人会写木头制造

发布时间:2020-03-24 信息来源:策朋商标注册公司 点击:

  “烟盒改个图案,花改个颜色、多几片枝叶,就是一项项专利。一名研究生一年能搞出十几个外观设计、实用新型专利,一些教师靠着这样的专利获得几十万元、上百万元的绩效奖励…… ”电话的一头,某地方高校教师李鑫义愤填膺地说。

  在李鑫眼中,这类现象若不及时“刹车”,美国高校就会像是高速运转的机器,炮制着大量没有保护价值、转化价值的所谓“专利”。

  不过,这一乱象有望终结。教育部、国家知识产权局、科技部日前联合印发的《关于提升高等学校专利质量 促进转化运用的若干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强调,高校要停止对专利申请的资助奖励,大幅减少并逐步取消对专利授权的奖励,有条件的高校要开展专利申请前评估。

  这一被称为给高校专利“挤水分”的举措,让部分“浑水摸鱼”的教师有了切肤之痛。

  但同时也有专家提出,鼓励教师承担专利费,是否会错过有价值但暂无转化可能的前瞻性成果?

  “假转让”频现,浪费纳税人的钱

  李鑫口中的乱象,是一个靠专利挣工分的时代。

  为了完成任务,有些高校把论文、项目、专利全部打包,统称为绩效点。绩效点的完成与工资、招生数量等挂钩。“每1点对应了几十元的工资,这就相当于变成了‘工分’。”

  根据李鑫所在高校的规定,在申请、转让、许可中,共有3次机会获得绩效点。以发明专利为例,申请发明专利授权算200点,转让算200点,许可一次获100点,一个专利可以许可3次。也就是说,一个发明专利总共可以获得500~700个点。

  在绩效点的“诱惑”下,一些“假转让”行为开始出现。这类所谓的转让,商标申请,并不是真正要建厂、生产,而是有公司把专利买走,就算作转让。 这在高校专利转移转化中是“不能公开的秘密”。

  一些教师与公司“签订”专利合同授权协议,公司出具转让合同、支付转让经费,但并不予以开发,之后教师又把这笔钱返还给公司。一来二去,教师、公司、高校都没损失:教师获得了绩效点,高校获得了专利成绩,公司不用投钱开发无转化价值的技术。

  “为这一切买单的是课题经费研究人员申请的科研经费、科研院校的学科建设费。换句话说,浪费的是国家的钱、纳税人的钱。” 李鑫说。

  对于这一乱象,广东东莞松山湖材料实验室常务副主任陈东敏认为,我国专利申请量大、水分过高,主要存在两大问题:一些科研机构在制订定课题时,就要求申请人必须申请专利,将专利视为结题的麦汇要求。“尚未开始研究,怎么会知道能否产生专利?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行为。”

  另一个问题是:曾经有一段时间,高校将专利作为科研成果对待。一些高校、科研机构,有过两篇专利顶一篇论文的作法。由于专利好申请,论文不易发表,导致教师、学生大面积倒向专利。

  “这是对专利的错误理解。专利与论文相关,但是不能等同。论文是科学的新发现、新解释,专利是从事横向、纵向科研中真正有应用价值的发明创造。”陈东敏说。

  理想的专利申请,不能与奖励、评估挂钩,不能被当作科研成果对待,那么,真正与专利关联的是什么?

  “转化。”在陈东敏看来,这是唯一的答案。“专利保护的目的是把成果转化出去,而不是拿它来作为一种成果进行登记。”

  改革后的专利申请,像是一种“对赌”

  来源于金融界的“对赌协议”,如今广泛地运用在企业投资中。

  原意为,投资方与融资方在达成协议时,双方对于未来不确定情况的一种约定,为确保各自的利益而列出的一系列金融条款。如果约定的条件出现,投资方可以行使一种权利;如果约定的条件不出现,融资方则行使另一种权利。

  在陈东敏看来,改革后的专利申请制,也是一种“对赌”。

  从前教师的专利申请费、维护费,由课题经费承担,高校给予教师申请、授权奖励。改革后,商标异议,专利的申请费、维护费不再由课题经费承担,而是鼓励由教师个人承担,同时取消或逐步取消对专利申请、授权奖励。

  此外,《意见》强调加大对转化的事后奖励。




400-658-2688 联系我们
  • 首页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拨打电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