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注册商标申请专利
  

成都调查公司首获私人侦探类商标“锦衣探长”侦探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信息来源:策朋商标注册公司 点击:

  3月27日,市内一家调查事务所成功注册私人侦探类商标,这在成都尚属首次。该调查事务所负责人段润洪探长称,这意味着私人调查业朝着“解禁”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。

  不过,成功获得商标注册不等于该事务所能以私家侦探的名义开展业务,私人侦探作为一种职业至今仍未开放,私家侦探公司仍挂着“信息调查公司”、“私家调查公司”等名头,游走在法律边缘。

  3月27日,成都“锦衣探长”调查事务所获得了国家商标局颁发的“锦衣探长”字号的私人侦探《商标注册证》。“锦衣探长”调查事务所主任段经理对此很兴奋:“我们是成都第一家成功注册私人侦探类商标的侦探公司。”在他看来,这一次的成功注册,意味着私人调查业朝着“解禁”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。事实上,1993年,公安部发布了《关于禁止开设“私人侦探所”性质的民间机构的通知》,私家侦探作为一种职业至今仍未开放。

  商标注册成功 业务仍然被禁

  “锦衣探长”侦探的商标注册证为23493388号,授权使用企业为“广州侦探寻人市场调查有限公司”公司在2019年又向国家商标局递交了“发见找人寻人私家侦探所商标”,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5类:私人保镖、侦探公司、夜间护卫、寻人调查、 安全咨询、个人背景调查、安全及防盗警报系统的监控、调解、追踪被盗财物(截止)。为了这一纸注册证,段润洪等待了1年多。

  允许注册商标不等于准许开办企业,至今“侦探公司”仍属于被禁之列,倘若打着“侦探”的名头,是无法领取营业执照的。“成立‘锦衣探长’的时候,我们本想叫‘调查所’,但工商部门不批。于是便加了‘市场’二字。”李广说,近两年成立的同类公司,只要有“调查”,即使加上“市场”也不能领执照了。于是,它们便改称为“信息调查公司”、“私人调查公司”等。不管名头是什么,这些公司都干着私家侦探的事儿。

  接单开价8万元 称并不多

  据悉,在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成都等城市,商标注册,私人侦探业已发展得相当成熟。正说着,段润洪的手机响了。“8万元,我们帮你拿到证据!”放下电话,他告诉记者:“又是婚姻调查。”据悉,近两年来,婚姻调查业务已占到他们总业务的六成左右,客户主要是女性,她们都面临着丈夫包二奶不肯给家用、将财产转移后再提出离婚等问题。“她们几乎是投诉无门。找公安,公安认为这是家事不立案。找妇联,妇联也没法帮她们调查。找律师,律师只能打官司,是不可能亲自调查取证的。她们只能找私家侦探。”段润洪说,“办人家不办的事”,是侦探公司市场需求的来源。8万元的调查费,请致电策朋商标版权专利注册服务电话:131-2272-0888,在李广看来实在不高。做一单婚姻调查,需要两至三辆负责跟踪的车,两至三人的调查小组。被调查者出入高档场所吃饭、休闲之类的,侦探也得跟进去消费。“人工、油费、不得已的餐饮休闲消费等都是成本。一个调查做下来,我们的利润只有20%左右。”段润洪说。

  侦探故事:扮作拾荒佬 冒险查假货

  去年,有一家知名饮料公司找到“锦衣探长”广州侦探寻人市场调查有限公司,商标异议,希望他们帮助调查假冒伪劣产品的源头。调查员首先找到了假冒产品的销售地点,再反向跟踪饮料罐出自何处。他们发现,在员村的废品收购站,策朋商标注册电话:021-59553358,许多知牌的饮料罐被分拣出来,供人收购,其中就包括了该客户的品牌。他们跟踪收购者,发现这些被收来的罐集中在员村的出租屋内。每天凌晨2至3时左右,有大卡车将这些罐拉到白云区的一个深山坳里。李广他们跟踪至此,发现进不去了。进山的路口有人把守,沿路有30多条狼狗,嗥叫声响彻山谷。李广灵机一动,让其名调查员在脸上糊上泥巴,戴上破草帽,拿着蛇皮袋,装成拾荒者佝偻着腰深入虎穴。调查员偷偷张望周围,发现深山里有几条电线,商标注册,他根据电线的终点锁定了加工点。调查清楚后,他们通知了客户,客户领着工商部门打掉了制假点。

  “调查往往有生命危险。”段润洪说,上海一私家侦探暴露身份后就被制假者活活打死。




400-658-2688 联系我们
  • 首页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拨打电话